新闻中心

设计者垫资修补胜利之城雕塑
  “胜利之城”雕塑7月1日亮相石家庄火车站广场,受到市民的欢迎和赞美。然而,不少人爬上雕塑的基座与雕塑合影,“胜利之城”遭到严重破坏(本报7月4日报道)。昨日,“胜利之城”的设计者方昕自己垫资购买钢材,他计划将“胜利之城”的字做薄,然后改用螺丝钉加固。
  
  昨日14时许,记者在石家庄火车站广场的“胜利之城”旁,遇到了刚刚从建材市场购买钢材回来的设计者方昕。他再一次来到“胜利之城”雕塑旁,寻找掉落的偏旁部首。
  
  “每天都来一次,掉一次就重新粘一次,可是这次,‘利’字的半边和‘1’字都找不到了。”方昕说,他去建材市场自己买回了钢材,准备将“胜利之城”上的字由原来3厘米厚改为1厘米厚,再改用螺丝钉加固。外表采用喷塑,相对于之前的喷漆更耐磨、更牢固。
  
  “刚开始设计和施工的时候,都没有想到市民会踩着字上去,忽略了这一点儿。”方昕说,出现问题后,他一直在想解决的办法。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字变薄、加固。
  
  “在设计和施工的时候,我一直在研究字的呈现效果,也考虑过用镂空的或是镶嵌在里面的,但是经过比对,觉得镂空的或是镶嵌在里面的字显现不出雕塑的气势,效果总不如外嵌的好。”方昕介绍,为避免被破坏,他也想过用围栏将雕塑挡住,但是又觉得那样不亲民,影响观看效果。
  
  “看到雕塑被破坏后,我一直安慰自己,也许是人们喜欢和我的作品接触所致。但我还是希望市民多爱惜它,让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能看到它。”方昕称。
  
  街头探访
  
  14座城市雕塑 12座遭破坏
  
  昨日9时30分到13时许,石市园林局城雕委建设筹建处总工程师马拥军带着记者,探访了新建的14座街头雕塑,其中12座遭到不同程度破坏。
  
  裕华路与苑东街交口绿地上,采用不锈钢材质制作的雕塑“生命的力量”虽然很结实,但上面还是布满了划痕。
  
  沿着裕华西路一直向东,裕华路与时光街交口绿地上,东侧的“阳光之旅”雕塑上,三个小铜人的头部被划得失去了原有的金黄色。
  
  “这三个小铜人去年刚搬到这儿的时候金光闪闪的,表面都有一层保护膜,但是现在都不亮了。你看这儿,应该是成年人用钥匙划的,小孩没这么大的劲儿。”马拥军摸着小铜人的“光头”心疼万分。
  
  紧邻“阳光之旅”的是“时光之旅”,也遭到了同样的破坏。“‘时光之旅’是从东京运过来临时放在这儿的,你看这‘机翼’,坐着都硌屁股,可小孩们就喜欢坐。”马拥军说,他们来检查时,经常看见小孩坐在“机翼”上。
  
  裕华路与建华大街交口处,由花岗岩和铜打造的雕塑群“戎冠秀与子弟兵”,被人用墨汁写上了小广告。“墨汁都渗进石头里了,怎么都擦不掉。”马拥军指着一处被处理过的小广告告诉记者。记者看到,虽然花岗岩雕塑上的小广告已被氧化处理过,但仍有墨汁痕迹。
  
  繁华地段雕塑成“重灾区”
  
  位于裕华东路与民心河交口南北两侧的雕塑“生机勃勃”和“放飞梦想”,虽然也有几条划痕,但程度明显较轻。马拥军介绍,这是民心河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在此监管起了作用。
  
  另外,石市街头的“都市丛林”、“时空跨越”、“春花”、“太极”等城市雕塑均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。位于石市裕华东路与谈固西街交口附近全铜材质的“记忆”景观雕塑和火车站广场前的“胜利之城”雕塑是破坏最为严重的。
  
  “我们每天开车来查看这些雕塑,见到破坏雕塑的市民,会立即劝阻,市民一般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马上停止。”马拥军说,但管理者离开后,就难保其他人不再实施破坏行为了。“而且夏季市民一般都晚上出来乘凉,我们又不能24小时坚守,监管起来非常困难。”
  
  “一般来说,不锈钢材质的雕塑是较结实和不易被破坏的,但也要看雕塑受到市民喜爱的程度和所处的地段。”马拥军介绍,被破坏的雕塑一般有几个共同特点:所处地段较繁华;雕塑内容亲近市民,尤其受到孩子的喜爱;雕塑实体较低或是有攀登点,容易攀登。
  
  部门回应
  
  对恶意破坏者建议进行罚款
  
  由于目前河北省对于雕塑的保护还没有专门的法规,对于破坏雕塑的市民,管理者除了劝阻外没有更好的法律依据来处理。为了完善对雕塑的管理,目前,石市园林局政策法规处根据河北省出台的《关于加强城市雕塑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正在起草一份《石家庄城市雕塑建设管理办法》。
  
  “在这次起草的办法中,政策法规处的工作人员对雕塑的建设、管理以及移交程序方面都做出了具体的规定。”石市园林局公园处副处长崔青凯介绍,在雕塑的管理方面,工作人员更加明确了雕塑的管理单位和管理人群,并将对恶意破坏雕塑的行为的处罚措施纳入其中。
  
  “虽然我们不提倡罚款,但为了更好地管理雕塑,维护公共设施,我们建议对恶意破坏雕塑达到一定程度的人实施罚款。”崔青凯介绍,目前,这一管理办法已经完成初稿。
  
  崔青凯称,无论怎样设计、怎样管理,都无法预料人们将怎样去破坏雕塑。“真正能保护雕塑的不是管理者,也不是某个法规,而是广大市民。”崔青凯说。

上一页:葛洲坝大江截流雕塑揭面纱

下一页:解密千年谎言:人养玉玉养人

返回上一页

版权所有:保定茂升雕塑销售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