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葛洲坝大江截流雕塑揭面纱
葛洲坝大江截流雕塑揭面纱   东湖寓言雕塑群、黄鹤楼前的“黄鹤归来”、洪山广场的董必武雕塑,这些城市雕塑就是一张张文化名片。但很多人不知道,他们都出自大隐隐于市的雕塑大师刘政德。他的另一作品——大型葛洲坝大江截流“四面体”雕塑,终于在上个月“掀开盖头”。为这一天,刘政德已经等了30年了!
  
  创出寓言雕塑风格
  
  刘政德1931年出生于天门,曾任湖北美术学院教授。孩子们在外地,80岁高龄的刘政德只身在汉忙着他的雕塑。近日,与记者聊及对雕塑艺术的痴迷,他从幼年侃侃而谈。
  
  抗战期间,刘政德随父母逃难到重庆,在乡下看民间艺人编织、雕花,而母亲也是位剪纸能手,随手一剪就呈现美丽的图案,这使得他对民间艺术很感兴趣。1945年,刘政德有幸上了陶行知先生在重庆创办的育才学校美术组,吴作人、关山月等著名画家常来义务教学,该校还讲授通俗大众哲学,这些潜移默化的影响,使他以后对寓言雕塑很入迷。读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班期间,刘政德很多时间泡在故宫博物馆,他对小件工艺品着了迷。
  
  虽当时他创作的“魔笛”等被誉为有罗丹的风格,但他不满足于照搬西方,经几年创作,他的第一件寓言雕塑作品“东郭先生”诞生,已显出特有的风格。恩师傅天仇鼓励他,“有的人一辈子也找不到一个有风格的方式,你找到了”,“但如果不系列化,社会不会承认你的风格”,这些肺腑之言,让刘政德坚持了走民间、民族道路的信念。
  
  扬名寓言雕塑公园
  
  1985年,武汉根据城市建设需要,要在东湖风景区设立“寓言雕塑”主题公园。刘政德驻守施工现场一年多,亲自指挥石刻师傅将他的“盲人摸象”“叶公好龙”等8件雕塑作品放大。专家评价称“这些作品构思精妙,有漫画式的夸张,戏剧式的诙谐”,“团块在多样的组合中和谐统一,整体于古拙的苍劲中透着秀美”。上海等地的雕塑家也专程赶来参观学习,外地陆续出现了寓言雕塑公园。但最让他开心的是,很多四五岁的孩子来此游玩时,一看到雕塑就能说出是什么寓言。
  
  近些年,刘政德的寓言雕塑“热度”不减,曾受邀在上海南京路步行街展出达两个月之久。刘政德送给在美国一大学任教的女儿一件作品,被她的一个朋友以1万美元求购,搞拍卖的人得知后大呼“太便宜了”,称卖到10万美元没有问题。对此,刘政德仅仅一笑了之。
  
  “黄鹤归来”曾承受非议
  
  位于黄鹤楼前的铜雕“黄鹤归来”,被无数游客瞻仰过。它高约5米,重3.8吨,基座是龟蛇盘恋,龟背上立有一对黄鹤,一只俯首、一只翘望,这是刘政德和第二作者李正文的作品。
  
  刘政德介绍了其背后的历史烟云——1985年,他们在工棚里花了一年时间创作这件作品,基本完工时,却突然接到通知,不让其放置在黄鹤楼。原来有人称,龟蛇缠绕的设计是低俗的色情东西。刘政德很是生气,他书面解释道,据古代传说,位于武汉长江两岸的龟山、蛇山,是玉皇大帝委派龟蛇二将下凡帮助夏禹王治水,为人间造福而得名,毛泽东诗词里也有“龟蛇锁大江”之句。代表吉祥、幸福的神鸟黄鹤飞回来,以龟蛇二将喜迎回归,怎么会是色情?经据理力争,这种无知的言论终于平息。作品完成后,受到各方好评。
  
  “大江截流”圆30年梦
  
  刘政德另外一件具有创新意义的作品,是“葛洲坝纪念碑设计方案·大江截流”。还是在1982年,葛洲坝工程局找到湖北省美术学院,征集纪念碑设计方案。最初,刘政德递交了“降龙伏虎”寓言雕塑,但和众多方案一起被否决。
  
  刘政德寻思,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是很现代、很简练、很大气的,雕塑要与环境相适应,一定要打破之前的风格进行创作。那些时,刘政德夜不能寐,整天琢磨着这事。刘政德曾几次到葛洲坝,长江两岸堆放用来截流的“四面体”,一个就有50吨重,一辆车轱辘比人高的汽车只能装一个。在他眼里,这些“四面体”就像一个个随时投入翻天覆地战斗的勇士,给他留下深刻印象。“干脆直接用四面体表现”,可以让人马上联想到惊天动地的截流战斗。
  
  方案完成后在葛洲坝引起沸腾,也曾有外行人指责他用小朋友的积木来糊弄人,但更多的专家对此热烈赞扬,美国芝加哥学院院长雕塑家托尼·琼斯曾称它是“中国雕塑走向现代的一个里程碑”。但因各种原因,该设计只能流于纸面上。经刘政德多方呼吁,在纪念葛洲坝水利枢纽运行30周年之际,经葛洲坝电厂领导们努力,“大江截流”纪念碑今年终在宜昌破土动工,一座7层楼高的雕塑已巍然屹立于大坝顶上。

上一页:佛教雕像:中国式雕塑

下一页:设计者垫资修补胜利之城雕塑

返回上一页

版权所有:保定茂升雕塑销售有限公司